争议焦点一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组成使用

 成功案例     |      2020-08-31 03:33

腾讯公司不平原审讯断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鹅厂”起诉“鹅厂出品”

2015年4月13日腾讯公司申请注册了“鹅厂”商标审定使用在审定使用商品盘算机法式 (可下载软件);智能卡(集成电路卡);太阳镜;移动电源(可充电电池)等上面。

保定一公司注册“鹅厂出品”商标

腾讯请求宣告该商标无效却被驳回

刑事起诉书

争议焦点一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诉争商标审定使用的商品“复印机(照相、静电、热);动画片;电热袜”与引证商标 审定使用的商品分属于《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第9类商品中的差别类似群且未组成交织检索在商品的功效、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方面亦不相同或者具有密切关联不组成类似商品。所以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未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二审法院认为原审法院经由庭审后在原审讯断中未作认定属于遗漏诉讼请求。但二审法院指出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划定的“带有欺骗性容易使民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发生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的情形。

一审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不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未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划定;诉争商标的注册不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划定的“以不 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情形。故一审法院讯断驳回腾讯公司的诉讼请求。

诉争商标“鹅厂出品”。

腾讯公司对此提出商标无效宣告请求但原国家工商行政治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 经审查认为诉争商标与腾讯引证的“鹅厂”商标未组成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也并未组成“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等故在2019年1月裁定诉争商标予以维持注册 .

华宇公司在其批准谋划规模之外的第9类、第35类、第38类、第41类和第42类中与互联网相关的商品和服务上申请注册包罗诉争商标在内的多件划分与腾讯公司、阿里巴巴公司及百度公司具有指示对应关系的“鹅厂出品”“猫厂出品”“狼厂出品”商标以及与他人在先注册的海内外商标相近似的商标其行为凌驾了正常的生产谋划需要具有攀援腾讯公司等知名企业商誉通过注册商标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主观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