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周六下午步行回家,当晚就要做推磨烙煎饼

 我们的合作伙伴     |      2020-09-02 14:36

打开尘封已久的影象,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住了两年半的寝室,这让我追念起当年在运河中学住校的时光。

当年的寝室,为砖木结构瓦房。两排,女生住北排,男生住前排,我们住前排最东头,紧邻教师舍区。教师们上课下课,挑水买菜,都从我们的寝室门前经由。教师的房舍虽与我们的寝室一样,都是起脊瓦房,但各家门前都搭了一个棚架,就有了家的温馨。架上爬满了丝瓜、南瓜、葡萄及一些攀藤类的花儿,夏日东南风居多,我们在寝室门前经常能嗅到各种花果的清香。晚上,老师们坐在瓜架下,悠哉悠哉的摇着扇子念书纳凉。在那特殊的年月里,倒有些乡林隐士的味道。

我们的寝室为两间一室,两山墙间有一架人字木梁。室内部署可谓简约:六张双层木架子床,一张旧课桌,一只白铁皮水桶,小我私家物品也就一被,一枕,一草席而已。

2018年创青春江苏省赛名额

寝室虽简,我们却却倍感温馨。它不仅是我们睡卧休息的地方,也是我们一日三餐的“餐厅”。

当年还处在计划经济的年月,用饭难题。粮、油、糖、烟、酒以致鸡、鱼、肉、蛋等都得按计划凭票供应。不管你走到山南海北,若是没票,到哪儿也吃不上饭。农民不在国家计划供应规模,没有这票那票的,我们这些农村来的住校生,为解决用饭问题,只有回家背煎饼背粮,学校食堂给免费蒸饭和提供开水。

我们周六下午步行回家,当晚就要做推磨烙煎饼的准备。虽然家乡是稻麦的主产区,但粮食还是不够吃,因每到稻麦收获季节,农民们便“扬鞭催马运粮忙”,把绝大部门稻麦上交给国家,自己只能以地瓜及地瓜干作为主粮。用地瓜干烙煎饼是很贫苦的,要提前在水里泡软,耗两三个小时剁成玉米粒巨细的颗粒,才气倒进磨眼里磨成糊糊。家境条件好点的,掺点玉米或者小麦,没条件的,就只能用纯地瓜干了。一般下半夜两点钟左右起来推磨,天亮之前烙完煎饼,保证大人们能正常到场生产队劳动。

周日下午,我们就可背上一包地瓜干煎饼,提上一瓶子咸菜步行返校了。煎饼和咸菜都不能带多,怕变质。家中有米的就再带点米,没有的就只能带地瓜干。

开饭的时候,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大家各自到食堂的蒸笼取回自己的饭盒,值日的同学会去食堂抬来一桶白开水。大家聚到寝室,围在那张课桌周围准备“聚餐”。打开饭盒,解开煎饼包,那张旧课桌上也立马堆满了大巨细小颜色各异的咸菜瓶子:有用油炒一炒的咸菜,有“原汁原味”的黑咸菜,有盐豆子,有腌萝卜干子等。大家捧着饭盒,抱着煎饼,面临桌上的“十几道菜”,不再分谁谁谁的,哪瓶好吃吃哪瓶,吃完好吃的再吃难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