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耒阳:三合圩,自成一体的边缘商业和界限

 项目策划     |      2020-09-01 04:40

物资汇聚久了便形成一种纪律性最后由三县族群中有职位的尊长提议约定每逢夏历三八为统一商业生意业务时间最后逐步衍变便成为三县接壤处的一个集贸市场。因为融合三县文化经耒阳一位念书先生倡义取名三合圩。地名由此形成边缘商业由此开始界限文化也在这种气氛中融合而成。

关于三合圩的地理位置也值得交待一番。五月的一天我们一行从罗渡口开车沿欧阳海灌区东支干渠爬过重重山岭往南行驶半小时便到了一片峡谷山地往东是陡峭山峦;往西是悬崖山岭。在这片峡谷地之间就是三合圩。如果不是开圩的日子三合圩就是一个普通山村只是村中央有条马路马路双方有些衡宇衡宇前面落下几条长板凳显然长板凳是用于部署摊点的工具另有一条窄窄的剃头巷几位老人正围坐在一起剃头。

湖南耒阳:三合圩自成一体的边缘贸易和边界文化

湖南耒阳:三合圩自成一体的边缘贸易和边界文化

三合圩界限文化最与众差别的地方就是一个只有三百多人的小圩场居然能够自创一种“三合腔调”的语言且只在本圩场盛行。这种语言融合了耒阳、永兴、桂阳话的精髓通过几百年的演变最后形成介于三县之间的一种奇特语言。我在和三合圩人交流时特意听了他们的语音发音不像永兴话也不象耒阳话更不象桂阳话但吐字腔调又多几多少有三县话的味道耒阳话融在一起的是长坪话耒阳人俗称西乡腔但在三合话中只存留了一点尾腔。例如说岭上耒阳西乡话是“俩”上三合话是“梁”上;又如迈门槛耒阳西乡话叫“恰地棚”而三合话叫“斜地坪”。大要相同但又变了味。三合圩上的话不仅三合圩的人能听得懂既是外地人也能听懂这也许才是三合圩话的魅力所在。一个界限圩场语言腔调上能自成一体简直不简朴。邓候友、李庆幸老人都说他们平时在圩场就是讲三合圩话到了长坪就是讲耒阳西乡话桂阳、永兴人也一样在圩上讲三合圩话去桂阳、永兴则讲桂阳、永兴话。

三合圩历史沿革就是耒阳、桂阳、永兴三县接壤处的一个“三不管”的集贸市场。三合圩形成和占地方式也可以说是很是奇特的。靠北一片地属于耒阳人所有当初只是一二十号人现在生长到一百多口人;而靠西一片地则属于桂阳人拥有他们也由最初的几十号人生长到如今的二百多号人;永兴人占地靠东历史以来就人口占比少如今在三合圩永兴人也只有几十号人。三县人配合建房配合生存配合商业形成配合的繁衍空间。